北京平谷区峪口镇:党建指导员入村来

发表时间:2012-03-10 17:52:43  来源:《北京日报》
 【字号 打印
E-mail推荐: 
  

机关干部把党组织关系转到村里,参与村务管理,增强基层党组织的凝聚力、战斗力 

 

    厚厚一沓人民币递过来,赵凤利心里的石头落了地。

  连续13年没向村民收取土地承包费,这回通知各户统一交纳,“还怕村民不来”,没想到最大的承包户一早儿就把钱送到了村委会。大户带头,全村126户人家积欠的46万元土地承包款在20多天内全部收齐。

  这事儿发生在平谷区峪口镇的三白山村。赵凤利不是村干部,而是峪口镇的一名镇干部。

  镇干部怎么还管起村里收土地承包款的事?这还得从三白山村的“历史遗留问题”说起。

  在峪口镇,提起三白山村,没有几个干部不挠头的:村支部书记走马灯似的,10年换了5任;集体土地承包,要正规合同没有,绝大多数都是和村干部的口头约定;村委会没有经济来源,雇村民干活发不出工资,只好打“白条”应付……

  村民一肚子的不满意,隔三岔五到镇政府反映问题。“这些问题,有几年前的,有十几年前的,甚至还有二十几年前的,说白了就是历史遗留问题。做群众工作,这些问题躲不开、绕不过,解决得怎么样,直接关系到群众的切身利益,必须要敢于面对,敢于碰硬。”峪口镇党委、政府下决心要把三白山村的历史遗留问题解决到底。

  解决问题得先找出“病根”。2009年上半年,针对三白山村两委班子涣散、战斗力不强的状况,峪口镇党委派出5名机关干部作为党建指导员,把党组织关系转到村里,指导党建工作,参与村务管理,破解难题。

  工作组刚进村时的情景,赵凤利至今记忆犹新,“那就是一团乱麻,千头万绪不知道从哪儿开始理。老百姓冷眼看热闹,谁也不相信,就镇里这几个人能把村里这么多年的问题搞清楚。”

  越是乱麻,越得敢于去理。党建指导员们多次深入老党员、老干部、有威信的村民家中,走访50余人次,细致调查民意。“最后发现,村民意见最集中的,还是土地承包问题。”赵凤利说。

  土地承包不规范,承包面积与实际种植面积不符;过去嫌种地没收益主动放弃土地经营权的,这两年看种果树挣钱,又要求重新获得土地……林林总总,各种利益纠纷盘根错节。这些棘手问题怎么解决?镇工作组没有擅自主张,而是指导新组建的村两委班子,用好“村民自治”这个法宝。

  各户地块四至不清,那就重新测量。三白山村下辖3个自然村,各自然村分别推选出5名大伙儿信得过的代表,组成土地丈量小组,挨个地块丈量,丈量方法征求户代表意见决定,丈量结果则向全体村民公示,镇工作组全程监督,有问题明白提,“谁也不能趟着浑水过关。”

  2010年下半年,按照实际的测量面积,三白山村和各户重新签订土地承包合同。可就在这个节骨眼上,又出现了新的问题。

  原来,自打1997年以来,三白山村因为这样或那样的原因,就再也没收过集体土地承包费,这次规范合同,意味着拖欠了十多年的集体土地承包费必须缴清。而这笔费用少则几千,多则上万,村民不肯轻易往外掏。

  一位姓田的村民是村里的土地承包大户,承包了40亩地,欠下的承包费有1万3千多元。赵凤利上门做工作,结果头两次都被客客气气地送了出来。

  赵凤利不灰心,第三次、第四次登门,“像和自己家亲兄弟一样唠唠家常”,这位村民终于吐露了心声:这笔钱不是不想交,而是心里憋着一口气。

(责任编辑:)